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

优阅读书 - 自由的阅读平台

微信关注 X

手机访问 X

热搜: 完美世界 戮仙 我欲封天

孔乙己玩LOL50比0被泉

2014-9-6 21:27| 发布者: administrator| 查看: 3140| 评论: 3

摘要: 鲁镇的网吧的格局,是和别处不同的:都是门口一个曲尺形的大柜台,柜里面预备着热水,可以随时泡奶茶。上学的人,中午傍晚放了学,每每花三元钱,上两个小时,——这是十多年前的事,现在每小时要涨到三元,——在一 ...
鲁镇的网吧的格局,是和别处不同的:都是门口一个曲尺形的大柜台,柜里面预备着热水,可以随时泡奶茶。上学的人,中午傍晚放了学,每每花三元钱,上两个小时,——这是十多年前的事,现在每小时要涨到三元,——在一楼散座玩玩,心满意足的玩一会;倘肯每小时多花一元,便可以坐上沙发雅座,或者买点饮料,吃点小零食,如果出到十几元,那就能上二楼豪华包间,但这些顾客,多是学生党,大抵没有这样阔绰。只有那些自带鼠标键盘的高端玩家,才踱进二楼的包间里,买烟买饮料,慢慢地吃喝玩乐。
我从十二岁起,便在镇口的咸亨网吧里当网管,老板说,我样子太傻,怕侍候不了高端玩家,就在一楼泡泡奶茶,打扫卫生。一楼的学生党,虽然容易说话,但唠唠叨叨缠夹不清的也很不少。他们往往要亲眼看着奶茶从包装里拆开,看过奶茶生产日期,又亲看将奶茶用热水充好,然后放心,在这严重监督下,用用过期的奶茶也很为难。所以过了几天,老板又说我干不了这事。幸亏中介的情面大,辞退不得,便改为专管打扫卫生的一种无聊职务了。
我从此便整天的在网吧里,专管我的职务。虽然没有什么失职,但总觉得有些单调,有些无聊。老板是一副凶脸孔,顾客也没有好声气,教人活泼不得;只有孔乙己到店,才可以笑几声,所以至今还记得。
孔乙己是自带鼠标键盘而在一楼上网的唯一的人。他身材很高大;青白脸色,皱纹间时常夹些伤痕;一部乱蓬蓬的花白的外套。穿的虽然是阿迪达斯,可是又脏又破,似乎十多年没有补,也没有洗。他对人说话,总是满口意识走位,叫人半懂不懂的。因为他ID为孔大神,别人便从其ID 极其时常高端大气上档次的的话里,替他取下一个绰号,叫作孔乙己。孔乙己一到网吧,所有上网的人便都看着他笑,有的叫道,“孔乙己,你又排位十连跪了!”他不回答,对柜里说,“开两个小时,来一杯奶茶。”便排出九个钢镚。他们又故意的高声嚷道,“你一定又被队友骂坑爹了”孔乙己睁大眼睛说,“你怎么这样凭空污人清白……”“什么清白?我前天亲眼见你用鳄鱼上单,居然被武器吊着打。”孔乙己便涨红了脸,额上的青筋条条绽出,争辩道,“打野不来帮忙……打野!……上单滚雪球,能算偷么?”接连便是难懂的话,什么“被人针对”,什么“手抖”之类,引得众人都哄笑起来:店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。
听人家背地里谈论,孔乙己原来也打过业余联赛,但由于不听指挥,又不会变通;于是被战队开除,弄到将要讨饭了。幸而玩得一手好凯尔,便替人家上上分,换一些零用钱。可惜他又有一样坏毛病,便是喜欢用别人号上的钱乱买符文。坐不到几天,便连人和他人帐号的金币点卷,一齐失踪。如是几次,叫他上分的人也没有了。孔乙己没有法,便免不了偶然做些盗号的事。但他在我们网吧里,品行却比别人都好,就是从不拖欠;虽然间或没有现钱,暂时记在粉板上,但不出一月,定然还清,从粉板上拭去了孔乙己的名字。
孔乙己打完一盘,涨红的脸色渐渐复了原,旁人便又问道,“孔乙己,你当真打过联赛么?”孔乙己看着问他的人,显出不屑置辩的神气。他们便接着说道,“你怎的连我们都玩不过呢?”孔乙己立刻显出颓唐不安模样,脸上笼上了一层灰色,嘴里说些话;这回可是全是战术配合之类,一些不懂了。在这时候,众人也都哄笑起来:店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。
在这些时候,我可以附和着笑,老板是决不责备的。而且老板见了孔乙己,也每每这样问他,引人发笑。孔乙己自己知道不能和他们谈天,便只好向学生党说话。有一回对我说道,“你会玩LOL么?”我略略点一点头。他说,“玩过,……我便考你一考。天使可以打几个位置,都怎么出装?”我想,讨饭一样的人,也配考我么?便回过脸去,不再理会。孔乙己等了许久,很恳切的说道,“不会用凯尔吧?… …我教给你,记着!凯尔应该这么用。将来打联赛的时候,会用到的。”我暗想我离打联赛的等级还很远呢,而且我也从来没打算去打联赛;又好笑,又不耐烦,懒懒的答他道,“谁要你教,不就是除了ADC,其他位置都可以打么?”孔乙己显出极高兴的样子,将两个指头的长指甲敲着柜台,点头说,“对呀对呀!……但其实凯尔也可以打ADC的,你知道么?”我愈不耐烦了,努着嘴走远。孔乙己刚用凯尔走下路,想演示凯尔ADC打法,见我毫不热心,便又叹一口气,显出极惋惜的样子。
“我们的塔快被拆完了,快回家守。”
有几回,小学生们听得笑声,也赶热闹,围住了孔乙己。他便带他们打匹配。小学生们输了一局,仍然不散,眼睛都望着孔乙己。孔乙己着了慌,立即关了游戏,弯腰下去说道,“不行了,我的胜率不到一半了。”直起身又看一看盒子战绩,自己摇头说,“都快40%胜率了。”于是这一群小学生都在笑声里走散了。 
  孔乙己是这样的使人快活,可是没有他,别人也便这么过。
有一天,大约是中秋前的两三天,掌柜正在慢慢的结账,取下粉板,忽然说,“孔乙己长久没有来了。还欠十九元网费呢!”我才也觉得他的确长久没有来了。一个喝酒的人说道,“他怎么会来?……他不玩LOL了。”老板说,“哦!”“他总仍旧是输。这一回,是自己发昏,竟和职业战队的人杠上了。职业队的人,是他可以作对的吗?”“后来怎么样?”“怎么样?先被人打个50比0,还堵了泉水,后来是SOLO父子局,打了几把,被人用星妈虐了他的凯尔。”“后来呢?”“后来叫别人爹。”“叫爹了后怎样呢?”“怎样?……谁晓得?许是融符文了。”老板也不再问,仍然慢慢的算他的账。
中秋过后,秋风是一天凉比一天,看看将近初冬;我整天的靠着空调,也须穿上棉袄了。一天的下半天,没有一个上网的,我正合了眼坐着。忽然间听得一个声音,“开一个小时。”这声音虽然极低,却很耳熟。看时又全没有人。站起来向外一望,那孔乙己便在柜台下对了门槛坐着。他脸上黑而且瘦,已经不成样子;穿一件破外套,外套里面只有一件说不出品牌的T恤,头发似乎一个月没洗了;见了我,又说道,“开一个小时。”老板也伸出头去,一面说,“孔乙己么?你还欠十九元网费呢!”孔乙己很颓唐的仰面答道,“这……下回还清罢。这一回是现钱,机子要好。”掌柜仍然同平常一样,笑着对他说,“孔乙己,你又和别人SOLO了!”但他这回却不十分分辩,单说了一句“不要取笑!”“取笑?要不是这样,怎么会是这个样子?”孔乙己低声说道,“匹配,坑,坑……”他的眼色,很像恳求掌柜,不要再提。此时已经聚集了几个人,便和掌柜都笑了。我打好上机卡,递了出去,放在柜台上。他从破衣袋里摸出三元钱,放在我手里,见他空手,原来他这次没带鼠标键盘。不一会,他LOL了一盘,便又在旁人的说笑声中,慢慢走去了。 
  自此以后,又长久没有看见孔乙己。到了年关,掌柜取下粉板说,“孔乙己还欠十九元网费呢!”到第二年的端午,又说“孔乙己还欠十九元网费呢!”到中秋可是没有说,再到年关也没有看见他。 
  我到现在终于没有见——大约孔乙己真的不玩LOL了。
2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刚表态过的朋友 (2 人)

发表评论

最新评论

引用 惊艳 2015-6-15 23:49
我了个去
引用 惊艳 2015-6-15 23:49
你妹
引用 administrator 2014-9-6 21:28
毛线

查看全部评论(3)

QQ|手机版|小黑屋|优阅读书www.euyue.com. ( 桂ICP备15006270号

GMT+8, 2019-2-22 12:49 , Processed in 0.050723 second(s), 25 queries .

神蛙 倾情打造

© 2010-2014 Xianyer Inc.

返回顶部